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Pagetop

Commentary GC Vol.11 Translation


Vol.11 #21

( )←補充說明、我的話
【 】←對內容不甚確定
(會最大限度跳過吉田一些沒有重大意義的發言。←)






吉田:Guilty Crown最終卷的Commentary開始了 這邊還是一直到最終卷都沒有出演的吉田尚記擔任進行者ry 另外 這次的Commentary(以下用評論)是複數的
梶:是呢 是Two-line呢
吉:其實先聽這軌會比較好! 於是 今天來到這裡的是梶裕貴さん!
梶:你好~我是梶裕貴~請多指教~ 這是1、2話以來(的出演)呢 有想過會不會有跟其他的出演者一起做評論的機會 結果已經最終卷了w 收錄前沒多久還認為可以跟監督、茅野さん一起做人數很多的評論 到了前一天才被告知大家的時程無法配合 結果跟1、2話一樣 只有吉田さん跟我了
吉:在另外一軌 與監督和茅野さん的評論 我也會作為進行者參加 於是要麻煩梶さん一件事情 希望在今天的評論結束前 能想一想要給監督&Staff們的提問 以及留給茅野さん的訊息
梶:(笑) 一邊做評論嗎
吉:我會把那些提問拿去砸向他們的
梶:不久之後就會有他們的收錄對吧
吉:是的 希望能一邊想那些問題 一邊做評論
梶:我個人當然是很期待能跟其他的出演者&Staffさん聊一聊 剛好上週跟監督在其他場所有機會見面 那時候跟監督說,下週難得能一起聊聊Guilty呢 很期待 監督也說是呢 終於可以跟集…也就是跟我 - 集是屬於梶さん的嘛 一起好好談談這話題 就覺得非常期待呢 這樣想著的時候 事務所就在很緊迫的時間來電話說,還是跟吉田さん兩個人一起。 接到聯絡後 還發了郵件給監督問他這件事 「那上次那發言到底是!w」 「那天本來就不行 結果要一起收錄的是茅野さん 於是會跟茅野さんHowa~的聊聊」回了這樣的郵件w
吉:在說著這話題的時候梶さん的Tension漸漸變得柔和了呢
梶:是呢w 不過也有跟我說「為集的送別就交給梶さん了」 嘛 這個原本就是原創作品 裡面飽含很多監督的心情 而關於集 在監督心中當然是認同我這個要素(配音之人) (集是)屬於我和監督的!這樣的一句話也令我非常開心。 嘛最終話 沈重的劇情依然在繼續 (說到評論)我1、2話是還滿認真的在做的 不過大家好像覺得太自由了 說一些偶像的話題之類的 (吉田跟)茅野さん那邊應該是比較正經的話題吧
吉:是呢 但是 是Howa~的感覺
梶:嘛 希望可以說一些想說的話題
吉:那麼關於集君的話題 剛才說到的屬於梶さん與監督的這點非常能夠理解 同時對於我們這種有過不幸的中學時代的男生來說 集君是你們兩個的東西沒錯 但我們也我們也!(對集有共感)
梶:聽到這樣的話我 以及監督肯定也是 很高興。那種猶豫不決的感覺 果然是任誰都經歷過這種時期吧 尤其是男生。 會對那方面有共感這點才是Guilty Crown吧 我是這樣想的
吉:在作品中看到的集君的失敗行為 我們也做了很多!不能對女生說那樣的話!之類的
梶:很多的失敗行為跟誤解呢 在放送的時候常常被說「很垃圾很垃圾」 阿咧?我也是這樣子的…如果說大家都抱持有共感的話 那麼大家不也都是垃圾了嗎ww
吉:沒有錯!
梶:嘛 也是有颯太這個垃圾…w 類別不同呢
吉:不過(集君)最後能做到這個地步哦?!
梶:想想序盤會覺得不可思議!首先是綾瀬居然能對他敞開心胸到這種地步…
吉:又被拘禁又被丟走ry (??
梶:我在收錄本篇的途中 那時候當然也是在放送中 果然心情跟集一樣是在痛苦著的… 沒有享受到作品本身(的一些樂趣) 結束之後大概經過了半年以上的現在 是腦裡覺得非常想要客觀的觀看的一部作品 在那之前 就被抓來做21、22話評論 突然就要從最後面開始看ww
吉:嘛 一整系列的最後肯定是把所有要素交織在一起
梶:是呢 剛剛也有提到 跟序盤比簡直是變成別的人一樣
吉:阿不過這個人沒有變不是嗎 岡本君(剛好有研二的鏡頭)
梶:岡本君w
吉:阿不是岡本君w 不過這樣想一想 集通過這個作品ry(太難解讀了略←)
梶:這樣回頭去看的話 在序盤部份 這點中村さん應該也有說過 因為是原創劇情 有很多被隱藏了的地方 是在不知道之後的發展的狀況下收錄的 沒有想到集…嘛在預告就知道集是得到王的力量的少年這件事 然而途中變成學生會長、失去一隻手臂之類的 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展開 當然是有想過這是他逐漸成長的一個故事 沒有想到他的個性、心理部份會改變成這樣 所以演繹的途中每次每次要追逐著(那些改變)拼盡著全力呢
吉:看著集的表情應該就能分辨大概在第幾集呢
梶:是呢 眼神都不同呢
吉:明明是同一個角色
梶:雖然說看到臉上有結晶就能知道是在後半 不過在那之外表情也都很不同呢 還裹著圍巾之類的
吉:所以沒辦法用同一個聲調去演繹集君吧?跟一開始比
梶:嗯 不過在聲音的高度那方面 比較沒有意識到那麼多。 是被感情、立場等等拉著改變了氛圍…簡單的說就是掉進了黑暗面 在祭死掉之後那裡 真的是病了、墜進了黑暗裡的時候 比較有顯著的改變(…聲調) 不過基本的聲調的話 序盤跟終盤應該是有所不同。 我也出演了很多其他的作品 刻意做出來的(不同的)演技和聲質的配役也有很多 但是在Guilty Crown裡面這個桜満集的配役 可以說是第一次 幾乎沒有在意識著語氣、聲音高低等等 很純粹的在演繹著的一個角色呢。 演繹時不用被很多其他東西分神 是第一個跟自己心裡的習慣有所不同的作品
吉:感情起伏很大不是嗎 也有真的很開心的場景 當然也有戰鬥場景 但是低潮、哭泣、絕望的場景也有很多不是嗎 雖然應該很難選擇 在好的方面留下了印象的場景 與 負面情感方面留下了印象的場景 各自想聽聽看(梶的想法) 祭死掉的前後那類的
梶:是呢…果然是在我心中…((聽取不能))的事件
吉:在演繹生涯中是最戲劇性的場景吧
梶:是呢 在祭死掉之後那個 用手去抱住的祭消失後 一直到嚎叫(?)之間那段場景 在我的演繹人生中是很大的一個((聽取不能))的點。 消失之後那瞬間非常茫然、好像真的失去了一切似的 也不能說是哭泣聲、也不能說是喊叫聲的演繹 那裡有跟監督討論過 到現在集也有過普通的哭泣和喊叫 也算是演繹的一種手段 而在那裡監督提案的是… 似乎(監督)剛好那數日之前看了日本電影 有看到一些實寫的演繹 一邊哭泣一邊吶喊的時候不只是發出很大的聲音而已 簡單說就是不只有激烈的呈現而已 說到這些話題 「阿、原來如此」之後產生出的 【像是要搾出汁一樣】 也像把身體給擠壓縮小那種聲音。 不只是動畫上的表現、跟自己一直以來看作是理所當然的表現方法不一樣的東西 原來是存在的阿!在那裡察覺到了這個很重要的點。 而看到那種表現的很多人說(那種表現)十分的觸動到內心 聽了他們這樣說就覺得 也有通過不同的表現手法才能傳達到的事情呢 是個讓我學習到很多的一回 印象很深的一回呢
吉:集君跟梶さん真的很同步的感覺呢
梶:是呢… 那種聲音平常真的不會發出來呢~ 祭什麼時候會不會就要領便當去了呢…從一開始就一直在想這件事了 實際上真的要走了…拿到那回的台本時 就有種什麼都不想思考了 非常悲傷、寂寞的感覺
吉:而且拿到台本之後 到錄音室前會想很多吧?關於要怎麼樣演 但根據剛剛的話題 在錄音室實現的東西跟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樣
梶:是呢 那個時候心裡是有幾個plan…不過我不是決定了怎麼樣做就那麼做的類型 純粹是想想集的心情是這樣子的吧~那我要用怎樣的感覺去演 僅此而已。 跟預想的一樣 做出了自己一直以來的經驗無法想像的東西的一回。 尤其是…那回的OPED已經改了呢 但是 我每次要去Guilty的收錄現場時 都會一邊聽Guilty的OPED或Sound Track一邊坐電車移動 而在祭死掉的那回時聽的是一期的OP曲 可能我那時的感情太過強烈的關係 總是會想 這是唱著祭的心情的曲子 那回在去程的電車上身體完全變成集Mode了 嗯…非常悲傷 大家可以看著歌詞的文字再看一次那一集
吉:祭真的是讓大家感到很痛呢
梶:是呢~太過衝擊了
吉:另一方面 剛剛祈一直在唱歌呢 跟其他人比起來明明承受了更加重大的事情 可以再多關注她一點吧!
梶:是的呢~ 當然 祈對集來說、對我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存在 但是對於祭的死 或者說祭的存在會讓人感到那麼重要 果然是因為她原本…或者說到最後為止她都是個普通人呢 真的就只是個朋友 自己想要傳達的心情也說不出口的一個女孩子 而她被捲入戰鬥、還被奪去生命這方面 對於生活在這個和平的?一般來說和平的日本的我們來說 ((聽取不能)) 會覺得祭是個重大的存在
吉:那樣好的孩子基本上不太會有 不過要是真的偶然有這種人我也會相信
梶:有呢~很可愛呢 還是巨乳www 如果真的有的話是很厲害的一個存在呢 也不是一定會有啦 祈的話就是幻想的元素比較強烈
吉:綾瀬跟鶫也不會出現在身邊!那種類型絕對不會有! 這樣來說的話 來到最後一集 所有女性角色的命運(?)、所有的【??】都已經結束了不是嗎 在最後逆著思考 有沒有覺得這孩子好可愛~的人呢
梶:ww 到底如何呢~要決定這個好困難阿 因為剛剛也說過這個話題 祭跟祈果然~是很重要的呢
吉:之前跟監督講過一個印象很深的話題 監督他對這種很堅強的女性很弱呢(很容易被捕獲內心那種感覺吧) 結果全部角色都是這種感覺呢仔細想一想 「原來這才是你的目的阿!監督!」 (集的)媽媽,也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吧 最終來說媽媽也是很堅強能幹的呢
梶:怎麼說呢…果然是【等身大】呢…(因為很難解釋,放上原文←)
吉:集是很厲害的角色 擁有很厲害的能力 不過身心方面即使是作為普通朋友生活著也不奇怪
梶:是的是的、普通的會有的吧w
吉:對!涯就沒有了
梶:涯沒有呢~ 所以中村さん有說過很困難呢 本來就是個很難想像的存在 他知道所有的事情 知道之後的發展、知道自己怎麼樣怎麼樣而把集卷進來(一堆事件中) 演繹來說真的很困難呢
吉:那演繹集來說 因為跟自己的距離很近(普通人) 跟監督的距離也是一樣的對吧 集是怎麼樣的人 這樣的話題跟監督有說過很多吧?
梶:我是盡可能的、積極的跟監督說這類的話題 不過沒有像那樣很詳細的說一些演繹方面的話題呢
吉:反而是在說一些無關的話題嗎?
梶:怎麼說呢 作品全體是怎麼樣的那方面的疑問 當然也有一些隨便的話題 怎麼說呢 演繹方面的問題是會跟音響監督交流 監督的話 基本上他對於我演出來的東西 「那就是正解」每次都會這樣說 所以沒有說一些「是這樣演」「這樣演不對」的話題呢
吉:作品本身當然是從最開始監督心裡的想法開始產生的 而在製作動畫的途中當然是一直在進行著 在那之中 梶さん這個要素有沒有被放進去呢?
梶:阿 原來如此 有可能呢 不過(角色方面)從外到內很詳細的設定之類的 在Audition的階段就已經決定好了 也是個很大的企劃 從好幾年前就已經開始進行的一個作品 不過也是在途中根據發展而一邊思考一邊製作的吧 有沒有可能…是呢 這方面想問問看監督呢 在製作途中 由我演繹集的這部份 是否有被包涵進去作為一個發展的要素呢 這還滿想問問看的呢
吉:知道了!我來筆記一下(原子筆的喀嚓聲)
梶:哈哈w筆發出聲音了
吉:然後說到這個的話 這個人跟第一集的傢伙根本不是同一個人吧! 這種感覺
梶:是呢 用著很厲害的力量呢
吉:對於Yu這種怎麼樣都難以打敗的存在 這裡也已經完全…
梶:已經要贏了呢
吉:嗯 說起來 動作戲也很多呢?
梶:是呢 以我對整個演繹的印象來說 怎麼說呢 比起打鬥來說 還是對話、比較沈靜的、比較激烈的一些東西 內心的各種碰撞那類的東西 不過意外的 打鬥果然很多呢 這樣一看
吉:打鬥來說 心情的要素也反映了進去 這也是Guilty Crown的一個特色呢
梶:是呢 Void這東西就是那個人的…
吉:心情呢~ 然後在21話打贏Yu了 然後跟涯的戰鬥終於要~
梶:涯呢~ 阿啦…祈ちゃん…應該說是真名呢
吉:在這一瞬間呢
梶:不過剛剛也說到了Void的話題 以最後來看 以朋友為武器而戰這個關鍵詞 抓住了重心呢 我是這樣想的呢~ 非常有在諷刺著現代社會的味道 在Audition的時候也有講到這個話題 這個作品、應該說集這個角色 絕對是想演看看呢 從開始到現在 集這個存在也進入了自己之中 對自己來說真的是很重大的作品呢
吉:以朋友為武器作戰,會演變成很不得了的事情呢ww 也進入了ED呢 一邊聽著一邊覺得 音樂真的是超酷的呢
梶:是呢~ 包涵了Sound Track、劇中歌等等 曲子很棒、繪畫也很漂亮 怎麼說呢 就在剛剛這樣一邊說著的時候 啪!的曲子進入耳朵、也一邊看著映像一邊說著這個話題 變得有點客觀的立場了呢 這真的是個很厲害的作品呢 突然這樣想
吉:以中之人來看 這樣的品質其實沒怎麼品嚐到呢
梶:幾乎是這樣呢~ 收錄的時候那個狀態…一直往該怎麼去做演繹那方面去想 全體這樣完成的東西比較沒有機會好好的見到呢
吉:包涵了很多要素的作品呢 最終話也要麻煩梶さん了!
梶:麻煩了!








#22

( )←補充說明、我的話
【 】←對內容不甚確定
最大限度跳過吉田ry

吉:總算
梶:最終話 來了呢
吉:是第22集
梶:有22集呢 noitaminA
吉:noitaminA做22集 這樣的作品不多見哦
梶:原創的呢 是呢 這是第一個呢
吉:於是最終話 進行者還是我吉田尚記 梶裕貴くん也一起
梶:是 我是桜満集役的梶裕貴
吉:手裡拿著台本呢
梶:是的 這裡有21、22集的台本 這個當然是保存、保管在家裡的 不過一般是不會這樣回頭去看台本呢 這應該是最終話的錄音以來第一次重新把台本拿出來看 好懷念呢 這個封面每次都不一樣
吉:這很厲害呢
梶:每次都放不一樣的角色上去 而最終話是全員集合 雖然說是全員集合ww 阿 講這個沒關係吧? 在Event之類使用的全員集合的畫裡面 不知為何沒有颯太w
吉:有聽過w 在這之前的Commentary有聽說過
梶:但是這個最終回台本封面上 他有好好的存在哦w 這個封面在出演聲優之間也是有成為話題 當這個封面上出現自己的角色的話 ……是不是要死了
吉:ww 阿 是這樣的嗎
梶:對 當拿到台本而封面上是自己的角色的話 大家會「阿!」那樣…恐怖的感覺 然後大家就【啪啦啪啦的翻看】
吉:雖然這樣說很失禮 不過就像遺照一樣呢w
梶:對w 所以說呢 雖然有預想過 不過到了祭的那回 祭在封面上 「阿、該不會真的來了?」這樣想的時候 果然…阿啦啦
吉:那噓界的時候 果然大家都說噓界來了呢
梶:是呢!也到時候了呢!
吉:接受這事實的方法不一樣呢
梶:對對ww 不過也有阿爾戈或大雲的時候 「是我是我!」這種感覺也是有 然後這個 翻開了封面之後這個該怎麼說呢…第一頁都是遊玩呢 每次都是遊玩 不知道為什麼涯從手跑出龍的樣子然後出拳的模樣 那種謎一般的繪畫之類的 好像是作畫監督每次都會畫著玩的樣子 現在翻開這個最終話的台本…出現的是爸爸和莖道互揍的瞬間…
吉:沒有過吧 這種畫面!
梶:還寫著「Guilty Crown 2」
吉:阿 真的耶!仔細一看寫著2呢!
梶:2會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和集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呢
吉:續篇到之後的世代的作品是有很多 往前一個世代的有點w
梶:往回走了呢 其實那個故事也是有過才對吧
吉:是呢 以劇情來說
梶:真的很懷念呢 這台本
吉:台詞以外、指示著其他動作的文字也很大量呢 有著這種動作之類的提示有很多很多 而來到動作場景的話 台詞就變成只有「阿」「嗚」之類的了
梶:在10個Cut裡只有一兩個單詞這樣
吉:想一想是當然的不過 演員要自己在心裡想像那個繪畫不是嗎
梶:是呢 在錄音的階段當然不會有像這樣漂亮的畫面 而台詞是偶爾那樣跑出來 所以總是要在腦中記著繪畫的樣子 在寫著台詞的地方以外 像是開始奔跑時「 」那種氣息 「 」之類的也有不是嗎(擬音的轉換就略過吧←太萌←) 所以要全部記起來 (演的時候)幾乎不看台本而是看著繪畫 這種感覺
吉:這跟演舞台劇的演員們 要記得自己的站位、動作是怎樣的…
梶:嘛 是一樣的吧 還要有瞬發力呢 尤其是跟對手一起演的時候 那種呼吸、節奏之類的都很重要 也不能重合到 重合到的話…台詞同時被麥克風收錄的話 之後的處理會很麻煩 那種地方也要注意。 然後怎麼說呢 【該說是理性嗎】 比起單純的記起來 果然要隨著進展記著那個角色的情感方面的問題 雖然很困難但也是很開心的
吉:然後最主要的這幾個角色 開始展露自己的秘密了呢
梶:是呢 這兩個人跟第一集比起來…「是這樣的兩個人嗎?」的感覺ww 髮色也不一樣 另一個人頭髮上還附著著什麼粉紅色的東西…
吉:是呢w 每個人都背負著不得了的東西走到了這一步呢
梶:大家都痛苦著呢 所以說…不管是誰都沒有被拯救到不是嗎 這個故事
吉:怎麼說呢 集君還是從無能的自己跳出來了
梶:不過 在最終話放送之後 我有在Twitter寫說 「不管怎麼說 失去的東西也太多了吧」 最終來說 祈也消失了 也失去了祭 自己的右手、視力 失去了好多東西不是嗎 阿、有一個很在意的 跟谷尋的關係也…
吉:谷尋的話 雖然說最後不是有一起和諧的吃著飯嗎
梶:真的、真的…好嗎?w
吉:雖說是拯救了世界 不過到最後來說 就變成 「你是拯救了世界沒錯啦」 這樣的感覺 (後者有點輕藐的感覺)
梶:對對 所以 對於自己來說的幸福、與對於世界來說的幸福 果然是自己與周圍的人們的幸福(比較重要?這段沒有很理解他想表達的) 這部份是挺殘酷的呢
吉:哦 這樣的說法比較沒有想過 Guilty Crown其實是個悲劇呢
梶:是呢 真的是…誰都沒有留下什麼好的回憶 途中是有一些幸福的小瞬間 有點害羞的畫面 也有比較搞笑的畫面 不過 結果還是這種…樣子呢w
吉:結果那些幸福的畫面 變成讓這悲劇的感覺更加深之感
梶:只要是出現了幸福的畫面 嗚哇、下週…會不會很危險阿w 不如會這樣想w
吉:w 幸福的事情反而不會開心的那種人嗎
梶:我是那樣的呢 有印象小時候有滿多那樣的經驗 發生了非常好的事情 那會不會是惡事的前兆呢之類的 到現在也會這樣想呢
吉:等等w 那方面不就跟集君同步了嗎
梶:ww 怎麼說呢~很會這樣想阿 所以在Guilty的收錄中 會變成那樣嗎?每次都這樣想著
吉:台本的封面出現自己的角色應該要感到開心 結果
梶:結果…嗚哇~這樣。 阿、這回好像很開心 是誰的活躍回 或者是泳裝回 這樣的話下一週會……!會這樣想呢
吉:結果大部分都真的會實現
梶:是的 我的壞預言大多會命中  呀~這台本真的是…
吉:哦 現在梶さん很認真的翻閱著台本
梶:這台本直擊內心呢
吉:Staffさん準備好的台本跟梶さん用的台本是不一樣的吧 「說起來在這邊寫了這樣的註記呢」現在會回想起來嗎
梶:是呢…不過我本身是不太寫一些東西的 頂多是一些技巧類的東西 是比較會在腦內去思考那個場景的流向的類型 比較不寫一些註記 不過果然看著這些文字……我記得這些!在說這句台詞時現場的環境
吉:(兩人看著畫面) 這附近 剛剛也有說到 中村さん演繹著這種威風凜凜的感覺 梶さん則是作為一個普通人發出著聲音呢
梶:一開始就想試著那樣做 然後也做成了 是有這樣的回憶 【就算聲音變得乾燥、走音也沒關係】 是抱著這樣的心情收錄著的呢 所以說也有過用很小的聲音說話 忘記了是第幾話 跟祈在一個花田一樣的地方 學生會室之類的 學生會那時 額頭對著額頭兩個人一邊講話的畫面 那個時候…幾乎沒有把聲音發出來呢 祈的話本來就是那種感覺w 不過集也幾乎都是這樣說著話的感覺 (用淺色表達他把聲音減小了←) 那不算是真正發出聲音 就算快要聽不見也沒有關係!因為如果是真正發生時就是這種感覺嘛! 一邊這樣想著…(在內心)戰鬥了呢
吉:作為演員的戰鬥呢
梶:是呢 「技術上來說是不行的」 「不更清楚的把聲音發出來是聽不見的」 就算被這樣說… 「才不管呢!」這樣想著 「我是集的話這裡會這樣說的」有過這樣的回憶呢
吉:((聽不太懂))【就算在其他地方是可以做到的 但在這裡無法表現】(他好難懂)
梶:【明明是多演一些那種東西也沒有問題的作品 要遭遇到還是很困難的感覺】(無法斷定話題的主題) 在21話的Commentary也有說過 集是第一個性格、聲質之類的東西 不用太在意也沒有關係的一個角色 沒有這樣的一個前提就無法做到(演繹) 想演演看呢…這樣的想法也很強烈 不過還是很困難呢(話題到底是?←)
吉:根本就是集君了吧 梶さんw 聽著你這樣講
梶:是呢w
吉:經歷了這麼多悲慘的事情呢 然後這孩子也是可以用別的作品用不到的聲調來演 那不會想演演看幸福的集君嗎
梶:對阿 所以說結束之後和其他演員也談了很多 用noitaminA的時段也演了22話 是否應該更加有一些嚴肅的劇情以外的 那才是學園祭!泳裝! 難得也有個製作映像的社團 那部份很想在動畫這裡多做一些呢 在大家失去什麼之前的狀態 【那樣的話或許真正沒有關聯】 很想做做看那些事情 然後跟剛剛講的一樣 在全部都結束之後他們都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這方面也很想知道、也想演演看呢 只是~不管怎麼樣~那個結束方式 我不太能想像集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在微笑 一邊說一邊覺得要哭出來了w 嘛、這之後 那最後的畫面也要出來了 集的最後一句台詞是 「大家久等了」 然後旁邊的繪是 帶著笑容的集 
吉:是呢 這個在第344 cut的地方
梶:嗯 這個到底要怎麼演才好呢…這樣想著 而說出的台詞 這個微笑著的集 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呢 笑容也是有很多的種類 到底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當然22話收錄時表現了自己心裡「應該是這樣子吧」的想法 不過這果然應該是在瞭解、演過那之後(戰鬥後)的集以後 才能夠真正理解的東西吧 在我心裡 那之後的集完全無法想像 又想知道、又不想知道的感覺…
吉:這部份或許可以拿去下一回的Commentary問問看 這個笑容的背後 在Staff製作中是以什麼樣的印象去做的
梶:嗯 我不管怎麼樣都無法想像他能這樣發自內心、輕鬆的露出笑容
吉:現在看著畫面想到 作為女主角的祈ちゃん 本身的存在就挺虛幻的 而最後從這世上消失的方式也是像夢一般呢
梶:是的 跟茅野さん拿到最終回的台本的時候 有在現場談過一些 在最後有集跟祈分別的畫面 在最後…這之後就會有的 集不是失去了視力嗎 這是否是在跟祈分別時 失去的東西呢 跟茅野さん談過這樣的話題
吉:Staff他們沒有做過這方面的說明呢
梶:沒有呢 所以在我們兩人之中「是不是這樣呢」的談過 怎麼說呢 並不是要把祈留在這個世界上 而是要好好的把他送到對面(的世界)去 嘛、真名也一起 作為那個的代價…是不是這樣呢。 最後祈的眼睛也看不見呢 也有「集、在哪裡?」這樣的表現 想說是不是那種代價 因為和看不見的祈同步了所以…集也失去了視力 是這樣猜想的 那時候問了監督 「沒有、其實不是這樣」w這樣說著w 很想再一次問問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茅野さん也跟我一樣是這樣想的 所以想再一次問問他們
吉:那麼就問問看 另外還有一個給茅野さん的訊息
梶:是呢 跟茅野さん…在別的作品也是 很常一起演出的情況突然變得很多的一位女性聲優 但是在Guilty Crown裡面 是第一次好好的一起演出 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呢、會做出怎麼樣演繹的一個演員呢 有這樣想過 祈的話 在看著她的形象畫、知道她的設定那個階段 到底什麼樣的聲音適合她呢?那時很難以想像 而聽到茅野さん演繹之後 阿、原來如此 這正是祈呢 在最初有過這樣的印象 一直到現在 在我心中都會覺得「這就是祈!」這樣的印象很強烈呢 還有就是 這不是一個想說要怎樣怎樣去演 就能演好的角色 祈特別是這樣 是個很難表現她的情感的角色 是個很棒的演員呢 也有聽說過她本來也不是一個想說要成為聲優 而一直走來的人 一般來說 只是做著其他的工作 【意識中有動畫這樣的程度的演員】 才能有這樣的表現 覺得很棒、也學習到了很多 在一起演的這兩期裡面 常有這樣的感受
吉:跟梶さん用著平時用不到的聲調演集一樣 ((聽解不能))
梶:是呢 我演過了很多 想說「想演演看那種表現方式」 而終於遇到了那個機會 就是Guilty Crown的集 而那(可能在說祈)對我來說是突然之間就會被打倒的存在 而那果然是覺得很尊敬的地方 覺得很厲害 
吉:用很小的聲音說話 ((聽解不能))
梶:嗯 是習慣吧 她不是學習著聲優的一些技巧的人這方面 我覺得很棒
吉:嗯~ 這附近應該有很多人被打倒了 不過畫面沒有呈現很多給我們看呢 【XX狀態什麼的…】(難解。)
梶:所以說祈…真的好可憐 或者說…接受了很多人的…(沒說完) 就像現在集獨白說得一樣 這句台詞是否總括了這部作品呢 大家的心匯集到了一起 大家的心情也是 就算是對我抱持惡意的人 也是沐浴著某人的愛誕生的(超級早口←) 這樣的一言 嗯~ 怎麼說 集是因為得到了這個王的能力 所以才會變成現在的立場 而祈她自己因為是這樣的存在 所以兩人分一半一半的承受了那些重量、或者說罪 覺得很痛苦呢… 集呢 失去了很多東西 不過最後是活著、也有朋友們在的這個世界 祈是真的連存在本身都消失了 令人覺得有很難說出口的 悲傷、寂寞的感覺
吉:很多人會說Guilty Crown是集逐漸成長的一個故事 確實是成長了很多 (略)不過集最後真的是完全沒有考慮自己的事情呢
梶:是呢 從途中開始就變成了只要能救的了別人自己怎樣都好的樣子了 不過最後變成了因為有為自己著想的朋友們在 不能那樣(不為自己著想) 變成了那樣想的集
吉:這樣想著就覺得祈ちゃん的部份很痛 她從一開始就覺得自己怎樣都好呢
梶:只不過這兩人最後…
吉:明明終於又重逢了…
梶:對阿~~真的是……
吉:真的是只要有好事發生 之後一定會出什麼事的Guilty Crown
梶:對…真是太痛了w 然後到了數年後
(兩人同時發出嘆息)
吉:EGOIST 歌曲留存著呢
梶:嗯~歌曲就是那方面很棒呢 可以被留存呢 一直一直。 (Fyu-Neru)然後這是被製作的呢、還是生下來的呢
吉:Fyu-Neru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梶:變得像人一樣了
(兩人又看著畫面感嘆←)
吉:看著這個 感覺有很多想說的呢
梶:然後這邊放的是一期的ED 這個可惡的演出…不行啦這樣!
吉:寫著生日快樂 祭呢
梶:大家都沒有忘記祭的事情哦 吶 祭 (像對著祭講話一般。゚(゚´Д`゚)゚。) 這裡有一個很在意的點呢 綾瀬說的是「みんな」(大家都)呢
吉:這裡這裡 之後說著大家久等了呢 (集的鏡頭)
梶:綾瀬說的「みんなは」的「は」是不是說她自己並不是很久沒見呢 這裡有在現場的大家(演員)中成為話題過 是不是偶爾有在見面呢
吉:哦哦!  最後這裡怎麼有種((聽取不能))的感覺w
梶:於是在已經看不見的雙眼裡 跟祈是兩個人呢 阿~不行了 翻花繩也是 是連結著人與人的絲線呢 在最後的演出裡 也有紅線從集的手裡跑出來 跟代表祈的花連結的鏡頭…
吉:於是 最後變成了跟最終回一樣寂寞又靜寂的心情的梶裕貴さん 非常感謝
梶:非常感謝!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2-12-26 : AAA : コメント : 0 :
Page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Pagetop
« next  ホーム  prev »

自我介紹

kirakouji。光。

Author:kirakouji。光。
- - - - - - - - - -
為萌萌萌萌飄飄爺重開!
從之前有鋼殼的文章貼上!中間的不補了!
- - - - - - - - - -

你好,這裡是稱呼很多但都很菜市場的光。
在ACG各層面翻滾,有愛即萌(?)沒有特別專一。
目前較多的關注大概是投在ニコニコ動画(翻唱、實況相關)
請多多指教。

--
已經沒有同步更新的pixnet(本家)

Tweet My Blog!

Twiiiiiiiitter


KIRAKOUJIをフォローしましょう

從零開始

一言許可的隨便小版w

んふ

現在の閲覧者数

私心再開

音量注意。

搜尋欄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